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五百六十四章 手感不行

作品:剑仙在此|作者:乱世狂刀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7-01 12:18:57|下载:剑仙在此TXT下载
  狗东西怎么被人丢出来了?

  林北辰眉头一皱。

  打狗还要看主人。

  这是在打我的脸啊。

  龚工连忙快步走过去,将王忠扶起来,道:“队长,你没事吧,队长?”

  城管大队长揉着屁股站起来,一扭头看到林北辰,连忙屁颠屁颠地跑过来,道:“少爷,出了点状况,不过您别担心,我有办法……您稍等,我这就进去再试试。”

  话音未落。

 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,从审批厅堂之中传了出来:“别做梦了,老家伙,想要申请学校用地?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嘛,哈哈哈,你算什么东西,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,凭你,也配?”

  声音很熟悉。

  正是之前在摘星楼上,那个高谈阔论的浮夸年轻人。

  王忠的表情变了变,陪笑道:“没事,少爷,我都习惯了,钱没有给到位,我再去试试,伸手不打笑脸人嘛……”

 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:“不用……我来。”

  “少爷,不可……”

  王忠可真的是林北辰肚子里的蛔虫,一看表情,就知道少爷这是要发飙,连忙阻拦。

  这里可不是云梦城,闹起来不好收场。

  林北辰才不管那么多。

  他直接大踏步地走进厅堂,骂道:“刚才是哪条野狗在狂吠,给老子站出来。”

  原本不算是热闹的厅堂里,瞬间为之一静。

  正在办理业务的申请者,还有高坐在柜台后面的审批官员们,同时都愣住,齐刷刷地看向林北辰。

  林北辰目光一扫,就找到了那个浮夸的年轻人。

  年轻人此时也正一脸的错愕和难以置信,看着林北辰,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,还以为自己刚才听错了。

  竟然有人敢在这里闹事?

  敢骂自己?

  “你,对,看什么看,说的就是你,给我从柜台后面滚出来。”

  林北辰抬手一指。

  “我?”

  年轻人的面色,瞬间阴沉如霜。

  他嘴角划出一丝讥诮的弧度,道:“呵呵,我没听清楚,你再说一遍,确定是在说我吗?”

  林北辰大踏步地走过去,道:“那老子就再说一遍,就是你这个狗东西,说,为什么打我的人?”

  年轻人看到站在林北辰身后的王忠,顿时心中了然,当下冷笑道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,原来是那条老狗的主人啊,呵呵,外乡来的土包子吧,有几个臭钱,就想要开学校?你当朝晖城是什么地方?”

  周围其他人也都哄笑了起来。

  厅堂里顿时一片欢快的气氛。

  人们仿佛是看一场荒诞的马戏一样。

  王忠连忙道:“话也不能这么说,申请的条件,我们都具备,一切都是按照程序来的呀……”

  年轻人闻言,哑然失笑:“程序?呵呵,臭叫花子,老子就是程序,不给你批,就不批,你能怎么样?哈哈,哈哈哈哈!”

  柜台里的其他官员,也都哄然大笑。

  这些乡下人,还真的是天真呢。

  “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。”

  林北辰大踏步过去,一脚就将有着玄纹阵法加持的铁木柜台上。

  轰!

  玄纹阵法崩裂。

  铁木柜台瞬间就化作木屑纷飞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钱三省大吃一惊,怒吼道:“你敢造反,来人啊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。

  啪。

  林北辰劈手一巴掌,就抽在了这个叫做钱三省的年轻人的脸上,将他抽的像是陀螺一样,原地七百二十度转圈。

  半张粉白的脸,就像是熟透了的毛桃一样,鲜红肿胀。

  然后很快就肿起来了五个乌青的指印。

  大厅里一片惊呼声。

  几个身穿甲胄的守卫,长剑出鞘,大踏步冲来。

  “滚。”

  林北辰回头一声喝。

  声音如雷。

  无形的气浪汹涌而出。

  四名守卫只觉得胸前一震,气浪冲击之下,根本站也站不稳,像是飓风里的稻皮一样,闷哼一声,直接被掀飞出去,狠狠地摔在了外面院落里。

  “啊……噗……”

  年轻人钱三省晕晕乎乎,张嘴吐出一口血水。

  血水中还裹着三颗门牙。

  他捂着嘴,难以置信地道:“梨……梨甘哒喔?梨滋资道……你……在……做神马?”

  门牙漏风。

  说话都变音了。

  “打的就是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狗东西。”

  林北辰抬手又是一巴掌。

  啪。

  钱三省直接反向又是七百二十度的旋转。

  “哇……”

  他大口喷血。

  脸直接肿成了猪头。

  林北辰还觉得不解气。

  啪。

  “南方的城主、将领都是废物?”

  啪!

  “海族一击即溃?”

  啪!

  “城墙上的战士是垃圾?”

  啪!

  “崔颢城主罪该万死?”

  啪!

  “就你,还要逆转乾坤?”

  啪!

  “你就是程序?”

  啪!

  “谁是乡巴佬?”

  啪!

  “就你他妈的叫钱三省?”

  啪!

  啪啪!

  林北辰连续抽了十几巴掌。

  一个巴掌,就问一句。

  问到最后,他都不知道问什么了。

  啪。

  “谁让你他妈的不戴帽子。”

  林北辰又扇了一巴掌,这才算是出了一口气。

  钱三省被抽的像是陀螺一样,正向转三圈,反向又转三圈,来来回回,整个人直接晕死过去了,林北辰一停手,他就咣当一声,直接摔倒瘫在了地上。

  这还是林北辰没有真的发力,只是轻轻拍打的缘故。

  否则的话,别说是他的脑袋,就算是一块生铁,也早就被林大少给抽成粉末了。

  大厅里的众人,全部都惊呆了。

  在行政厅衙门里行凶?

  这是哪里来的疯子?

  脑残吗?

  竟敢干这种事情,不想活了?

  王忠一脸幽怨地看着这一幕。

  唉。

  早就知道,要是让少爷来办这种事情,就会是这样的场景。

  看来少爷没有变。

  还是以前那个少年。

  一旦受到刺激,脑子就会充血,脑疾就会发作。

  场面,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龚工很有一个贴身侍卫的警觉,眼神犀利地打量着周围的建筑布局和地形,心中已经在衡量着一会儿如果有军队包围过来的话,应该从那个方向突围最为合适,可以保护好少爷……

  而倩倩和芊芊?

  前者一脸的兴奋,跃跃欲试。

  后者则是紧紧地拉着前者的手臂,生怕她也冲去打大人。

  反正自从那日暴打了醉花楼的人之后,倩倩就变得非常冲动,动不动就想要找人切磋,每天都要央求少爷放她进入那个失落城堡中砍杀怪物。

  已经非常沉迷了。

  芊芊生怕倩倩一冲动,把厅堂里的其他人,也当成是怪物给砍了。

  “他妈的,别装死。”

  林北辰端起一个水盆,直接一壶冷水全部都撒在钱三省的脸上。

  (水盆:等等,为什么我会在这里?)

  “啊……啊啊……”

  嚣张的粉面年轻人尖叫一声,苏醒过来。

  他下意识地抬眼看到林北辰那张比他帅了一万倍的脸,却仿佛是看到了鬼一样,嘶声尖叫了起来。

  “批不批?”

  林北辰俯瞰着问道。

  “啊,批?”

  钱三省脑子里嗡嗡嗡响,下意识地道:“批什么?”

  啪。

  林北辰直接一个巴掌。

  “我给你三息时间,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。”

  他一脸恶魔笑地道。

  “啊,批批批……”

  钱三省打了一个寒颤,道:“贵人嗦批什么,就批什么……”

  林北辰一把拽着他的领子,提起来,道:“贱货,不打不舒服,好言好语和你说话,你不领情,非要抽你一顿,才会老实,你咋这么贱呢?”

  钱三省欲哭无泪。

  林北辰将他丢在地上,骂道:“快,批文盖章,老子还忙着呢,没空和你这种蠢货浪费时间。”

  “是是是……”

  钱三省将满心的怨恨怨毒,全部都藏住,本着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的原则,连忙从木屑堆里,找到自己的玄纹印章。

  王忠眼看事已至此,还是放弃挣扎,不动声色地将原先的申请批文拿出来,递上去。

  钱三省看也不看,抬起玄纹印章就要盖下去。

  “且慢。”

  林北辰突然叫停。

  钱三省心中一颤,谄笑着抬头,道:“贵人?”

  林北辰看着申请书,道:“不行,申请的面积太小了,二百亩地怎么够?给我批两万亩!”

  “啊?”

  钱三省长大了嘴巴。

  两万亩?

  您可真敢开口啊。

  “怎么?”

  林北辰一瞪眼:“不行?”

  “行行行……贵人嗦多少,奏是多少……”

  钱三省说话漏风,哪里还敢反驳,当下应承。

  王忠立刻就修改好了申请书,然后又递过来。

  钱三省刚抬起玄纹印章,要盖下去……

  “且慢。”

  林北辰又道。

  钱三省双腿一软,差点儿跪下去。

  又怎么了?

  林北辰看着申请书,不满地道:“为什么一定要限制在第二城区?难道第三城区,第四城区建立个学校不行吗?这条限定划掉划掉,地点由我们任意选择,不受限制。”

  “啊?”

  钱三省当场懵逼。

  这种条件您也敢提?

  疯了吧。

  “怎么?”

  林北辰又一瞪眼:“不行?”

  “呃……介个……行行行。”

  钱三省一想,反正自己是被逼的,先应付过眼前的危机,等到把这个疯子支走了,到时候再调动军队,好好收拾他,一纸批文而已,到时候直接撕掉就行了。

  他高高抬起玄纹印章,就要盖下去……

  “且慢。”

  林北辰又道。

  “贵人?”

  钱三省哀怨地道:“还有什么要改的?”

  有什么话您不能一次说完吗?

  林北辰干笑,道:“呃……不好意思,叫顺嘴了,习惯了,没事了,你盖吧。”

  钱三省额头一排黑线,高高抬起玄纹印章,往下印去。

  印章快要盖在申请书上的时候,微微一顿,抬头看向林北辰,道:“贵人,您……还要不要补充?”

  啪!

  林北辰直接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。

  “就你特么的话多,你倒是快给老子盖章啊。”

  他骂道。

  钱三省:(;′??Д??`)!

  你讲点儿道理啊。

  之前是谁一次次‘且慢’的?

  啪嗒!

  玄纹印章盖好。

  一抹淡淡的能量流转而出。

  申请书正式生效。

  林北辰拿着申请书,回头看了一眼王忠,喜滋滋地道:“看见了没,这就是效率,本少爷出马,分分钟就办好了,王忠你这个狗东西,以后学着点,本少爷这么多优点,你不能视而不见啊。”

  王忠:(?д?╬) ?

  “是,少爷。” 他谄媚而又恭敬地道。

  “我也学到了,少爷。”

  倩倩激动地道。

  “有你什么事。”

  林北辰抬手捏了一把倩倩的吹弹可怕的滑.嫩小脸蛋,又给美少女的嘴捏成了金鱼嘴。

  “呜呜呜。”

  倩倩不满地娇嗔。

  “大功告成,走起。”

  林北辰转身朝着大厅外走去。

  钱三省长长地送了一口气,捂着腮帮子,心里发狠,等到一会儿调集力量,定要将这个脑残疯子抓起来,狠狠炮制,大卸八块。

  还有他身边那个老狗.管家……

  还有那两个侍女……

  我会让你们知道,什么叫做残忍。

  正想着,林北辰突然停住了脚步。

  “你,过来。”

  林大少对着钱三省招了招手。

  钱三省心中一惊,魂飞天外。

  难道这个疯子要杀人灭口?

  “贵人,你……要做什么?”

  他惊恐地道。

  “过来,不然老子弄死你。”

  林北辰不耐烦地道。

  钱三省吓得心胆俱裂,但也不敢反抗,一点点地挪到林北辰的身前。

  林北辰直接伸手,抓住了钱三省的胸,狠狠地一捏。

  抓奶龙爪手!

  “啊……”

  钱三省主角的前胸剧痛仿佛是被撕裂了一样。

  他痛苦而又屈辱地尖叫着。

  林北辰这才收回手,掏出手帕,擦了擦手,直接丢掉,才道:“你不是很喜欢抓胸吗?让你尝尝抓胸的滋味,狗东西……”

  这一抓,是为摘星楼那个唱小曲的姑娘报仇。

  “啊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手感不行。”

  林北辰这才志得意满地道:“走。”

  几个人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衙门。

  钱三省留下了屈辱的眼泪。

  他觉得自己被玷污了。

  这一抓,简直要比之前的十几巴掌,还让他感觉到羞愤。

  许久。

  审批厅中的众人,才敢出声。

  “疯子,那家伙绝对是个疯子……”

  “竟敢袭击帝国官员,他死定了。”

  “来人,快来人,快去调人。”

  “钱大人,钱公子,你没事吧,快去叫医师……”

  “这一次,多亏了钱大人,挺身而出,力挽狂澜,与那贼子应用战斗,智慧斡旋,才将其急退骗走,我等能够安然无恙,都是钱大人所赐,一定要给钱大人请功……”

  一片混乱哄闹的气氛之中,钱三省心里才舒服了一些。

  他眼中闪烁着阴毒的光芒。

  “那个该死的疯子,叫做林北辰是吧?老子记住他了,我发誓,他绝对活不过今晚,我要他死的很难看……”

  他咬牙切齿地道。

  “钱营主要是知道您受了委屈,必定大发雷霆之怒,那个姓林的死定了……”

  “是啊,钱公子,这一次我们都可以为您作证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坐在马车上,林北辰神清气爽。

  “看到没有,少爷我刚才是不是很帅?”

  他一边享受着倩倩的按摩,一边喜滋滋地道。

  “少爷最帅了。”

  倩倩眼睛里都冒着粉色的小星星。

  “哎,其实也不要太崇拜我,毕竟我这样的美男子,天底下只有一个……”

  林北辰抓着倩倩的小手,轻轻地摸着。

  倩倩脸色绯红,嘴里发出令人血脉喷张的低低嗯嗯声。

  少爷几乎是完美的。

  可就是有一个缺点。

  老是撩拨人家,却又不吃。

  真是很烦恼呢。

  倩倩和芊芊不像是岳红香、米如烟、夜未央那些对于男女之事什么都不懂的小白,虽然都还是处子之身,但曾经在花楼里,被妈妈桑培训了各种各样的本事,也灌输了太多的男女情爱的知识,心理上早就熟透了。

  两个小侍女,都是千娇百媚、绝色可口的小美人。

  而且都还是一副任君采撷娇滴滴的姿态。

  可少爷偏偏却不吃。

  唉。

  愁人啊。

  倩倩看了芊芊一眼。

  两个人都有点儿着急。

  林北辰却没有想那么多。

  他一边享受按摩,一边在手机里聊微信。

  因为失联许久的狗女神【剑雪无名】终于又上线了。

  “啊,终于炼化了那一刻【重楼】神果,我感觉自己好像是要飘了呢,小哥哥,你最近还好吗?”

  剑雪无名发来消息。

  “我@#¥%……”

  林北辰想说脏话。

  但他还是忍住了。

  “还没死呢。”

  他回复消息道:“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

  “哪有啦,人家一颗纯洁善良的心,都牵系在小哥哥你的身上呢。”剑雪无名很不要脸地回复,道:“只是最近为了炼化【重楼】果实,所以一直都在闭关。”

  “剑之主君冕下对你这么好?”

  林北辰很是诧异地道:“竟然分了一颗【重楼】神果给你?”

  “哦嚯嚯嚯……是呀,人家现在是剑之主君大神的心头好宠臣,战将数万,独宠我一人呢,哦嚯嚯嚯……”

  剑雪无名很臭屁地道。

  林北辰忍不住毒舌道:“你不会是出卖自己的肉体了吧?”

  剑之主君的神殿之中,全部都是女祭司,所有的神职人员也都不见雄性,而剑之主君自己也是女的,以至于林北辰很早就怀疑过,这位剑之主君大神,不会是一个拉拉吧。

  现在他更加怀疑了。

  ----------

  哈哈哈,没想到吧,一大早就这么长。

  月初了,求月票,求订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