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1146:人,很渺小

作品:最强赘婿|作者:彦小焱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5-23 09:04:55|下载:最强赘婿TXT下载
  警务室,庞飞被关了起来,半晌,也没有人来对他进行审讯。

  不是那些人不审他,而是他们在商量着,到底该怎么审讯庞飞。

  不管怎么说,他毕竟有着轩辕帝钦此的庞王的身份,算是皇亲国戚,这皇亲国戚犯了事,按理说该交由京都的司法局来审理的。

  那警务长本来是想吓唬吓唬庞飞,却没想到,庞飞真的可以嚣张到这个地步,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,竟然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人。

  这要是不对他进行严惩的话,那日后,民心还不都得惶惶不安了?

  “走,我亲自审他去。”那警务长踱着步子好半天了,终于这样说道。

  审讯室的门,终于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

  警务长带着两名手下,大踏步走了进来。

  庞飞闭着眼睛,好似睡着了一样。

  “啪”的一下,警务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对着庞飞说道,“把眼睛睁开。”

  庞飞缓缓睁开眼睛,迎上警务长森严冰冷的目光。

  “姓名?”

  “庞飞。”

  “性别。”

  “男。”

  “家庭住址?”

  不管他问什么,庞飞都很配合地一一回答。

  在被问到为何要杀张富贵的问题时,庞飞突然沉默起来。

  那警务长一拍桌子,再次问道,“问你话呢,赶紧回答。”

  “张富贵杀了人,但他知道自己如果不配合的话,就会被判处死刑,他钻了法律的空子,请求你们网开一面,最后的结果,肯定是无期徒刑。然后再经过他家人的周旋,他就会被无罪释放了。”

  “到时候,他还可以重新找一份工作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,可那个被他杀死的无辜的女人呢?她的命,没了,谁能把她的命还给她?”

  警务长说道,“这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,法律自会还死者一个公道,但是也不能对所有杀人的人,都格杀勿论吧。”

  “而且,这不是你杀人的理由,更不是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当着我们警务人员的面杀人的理由。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,造成了多么恶劣的影响吗,你知道那些看见你杀人的市民,内心受到多大的惊吓吗,你又知不知道,你的这一行为,需要我们付出多少的努力,才能让这件事情慢慢地平息过去?”

  “比起张富贵的杀人,你的行为,才更可恶更恶劣。”

  那警务长十分气愤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。

  庞飞不语,他承认这人说的。

  但是,他并不后悔这么做。

  因为他知道,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,那个张富贵,就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。

  “放肆!”警务长愤怒不已,一边拍着桌子,一边站了起来。

  “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杀的人,你这次的行为,都很恶劣,很严重,如果我不惩罚你的话,没办法向B城的子民交代。天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,更何况,你只是一个藩王。”

  “来人,把他关到死囚牢里去。”

  当即,那警务长身边的两名警务人员站了起来,走向庞飞。

  “要杀我吗?”庞飞淡淡地问。

  那警务长说,“杀人犯法,这是猎虎国的法律,不管是谁,都逃脱不了这个制裁。你不顾后果地那样做,就应该能想到这样的结局。”

  “你很勇敢,也很衷心,可惜你的衷心,是愚忠。轩辕家的人都不敢拿我怎样,你一个小小的地方长,就想要我的命,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。”

  “放肆,我是什么样子,还轮不到你来教训,来人,赶快吧他押走。”

  “是!”

  那两名警务人员刚想靠近庞飞,就见庞飞双手轻轻一拉,拷在手腕上的手铐,如同纸片一样碎裂了。

  霎时间,那警务张瞪大了眼睛,用如同看魔鬼一样的眼神看着庞飞。

  他确定没看错,庞飞刚刚真的是手那么轻轻一抖,那手铐就碎裂了。

  那轻松自若的样子,就仿佛面对的不是什么手铐,而是纸做的什么东西一样。

  然后,庞飞缓缓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,围在他面前的挡板,也如同纸张一样,被他轻轻一拉就掉了下来。

  这……这也太恐怖了。

  这些东西到了他的手中,就感觉好像一点作用也没有了。

  更恐怖的是,那两名警务人员连庞飞的身都没碰着,就被庞飞轻轻那么一挥手,就给弹了开去。

  只见庞飞迈着步子,一步一步地走向那警务长,那漆黑的双眸,如同深渊一样,让人看不到底。

  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那警务长下意识连连后退,另外一只手,摸索着找到屁股后面的配枪。

  “咔咔”两下,他将枪上了膛,枪口,对着庞飞的方向。

  “你别再往前走了,不然,我就以袭警的罪名对你开枪了。”

  庞飞停下脚步,不是他害怕了,畏惧了,而是,他并不想对这个警务长怎么样。

  这家伙虽然让他有点讨厌,但他秉公执法的态度,却是值得推崇的。

  “我的事情你做不了主,汇报上去吧,让你上面的人来跟我聊。”

  说完,庞飞也不为难那家伙,径直转身离去。

  望着庞飞离去的背景,那警务长呆愣了一下,但很快又反应过来,“你等等。你……你不为难我吗?”

  庞飞停下脚步,半回着头,“我为什么要为难你?你在秉公执法,按规定办事,又没错,我为什么要为难你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真是这样想的?”

  “呵呵,那你以为我是怎么想的,我庞飞是个目无一切狂妄自大的混蛋?”

  那家伙没有说话。

  庞飞微微一笑,转身离开,却是不再多言。

  那警务张呆愣愣地看着庞飞离去的背影,一时间心里面五味杂陈,竟然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。

  “警务长,咱们要不要追啊?”两名属下互相搀扶着过来,问道。

  那警务长想了想,说,“算了,咱们就是出动整个警务室的人,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。你们先去医务室检查一下吧。”

  两名警员应了声,互相搀扶着离开。

  那警务长不知道想了些什么,转身来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  他拿起电话,拨通了自己上级领导的电话,将庞飞的事情,如实汇报上去。

  上级只说了这件事不需要他再管,便没再说什么了。

  当天,关于庞飞当众杀人的事情,被很多家媒体获得了资料。

  但这些媒体,却没有一家敢直接将这些新闻发布出去。

  只因为,他们都要考虑一个问题,那就是,这件事牵扯到了猎虎三省的庞飞庞家主,他们不确定新闻一旦发出去对他们是有好处,还是会带来厄运。

  而这件事后续好像也没了什么波澜,除了那些亲眼见过那场事故的一些人之外,便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了。

  庞飞的身份,让那些想要将他依法处置的人不得不左思右想,没有人愿意当这个出头鸟,也没有人愿意去得罪庞飞。

  他们是为轩辕帝办事没错,可这件事情,一旦办砸了,没有人会帮着他们,反而会得罪庞飞。

  试想想,谁愿意把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?

  谁都不愿意。

  饶是庞飞身边的那些人,也没几个人知道这些事情。

  舒云晴只知道,张富贵没有逃走,他被抓住了,法律将会制裁他的。

  可是,她最好最好的朋友,那个才华横溢的女人,却再也不可能睁开眼睛和她一起说话聊天一起看电影吃爆米花了。

  每每想到这些,舒云晴的心里,就难受的要命。

  而特种兵剧组的所有工作人员,乃至所有的演员,才听闻木枚的噩耗之后,纷纷从其他地方干了来,来参加她的葬礼。

  葬礼仪式上,所有的人都悲愤不已,所有的人,也都难过不已。

  这么好的一个导演,这么年纪轻轻才华横溢的一个女导演,在娱乐园里面是多么的难能可贵,可是,她现在却只能躺在这冰冷的棺材里面,很快,尸体将被熊熊的烈火所包围,变成一堆灰尘。

  在场之人,无不为这个年轻有才华的导演所扼腕叹息。

  葬礼结束后,舒云晴送着客人们一一离去,庞飞和安瑶等人,是最后一波才离开的。

  这几个月的相处,让安瑶和舒云晴以及木枚,也多少建立了些友情。

  如今看到她们两个一个遇难,一个伤心不已的样子,她也是很难受的。

  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要节哀。”

  舒云晴控制不住,眼泪再次掉下一大颗,“我只是一直接受不了木枚突然离去的消息,你说着几天前还好好的,还有说有笑的,为这新居的播出而高兴着,甚至想着,下一步戏该怎么拍,什么时候筹划,可现在呢,却已经是阴阳两隔了。”

  说着说着,她的眼泪又掉了下来。

  安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便张开双臂,将她紧紧抱住。

  舒云晴现在很脆弱,也的确很需要一个臂膀来让自己抱一下。

  看见这番场景,在场的不少人,也都忍不住眼眶一阵湿润。

  回去的路上,车子里面气氛很是低沉,大家都不说话,就好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