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25章 恐怖的女人

作品:广漂的那五年|作者:名柏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8-01 18:10:22|下载:广漂的那五年TXT下载
  那把熟悉的声音让我从灰暗的世界里回头了神来,哭泣声逐渐消失,转而缓缓地把头抬了起来,原来是她——

  “你怎么了?”温舒娅也半蹲了下来,皱起眉头对我关心的问道。

  再也没有这一刻还要尴尬而又难以启齿的了,我双手努力地撑起来,这期间温舒娅想要扶起我,但她悬在半空的手却忽然停下了,像是在诠释着我们之间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种关系,我也是在这时才恍然想起,她如今也是一个已经快要结婚的人了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我搀扶着墙边,一步一步缓慢地走着。

  “程庭,你要记得,光明永远都在黑暗之后的,你一定要好起来……”

  我停下来脚步,但也就那么一会,很快就接着继续往前走了,一句话也不说。我不想,不想再去思考更多的东西了。

  这一夜注定是难眠的,离开了包间后,我没有马上回房间,而是自己一个人出去漫无目的地散着步,如同行尸走肉一样。直到后来程煜给我发来消息了,他说,已经给老程和老妈安排好住处了,但也就在广州待这么一个晚上,明天就返程回家。

  我对着手机屏幕发呆了好一会,在刚准备把手机放下的时候,忽然老妈就给我发来了一条语音消息,我猜到那应该不会是什么好听的话,但还是点开了消息。

  “知道你人没事了就好,明天咱们就回家了,程庭,妈今晚在吃饭时可能对你说了一些狠心的话,但你要知道,大家都是担心你,也是为了你好。忠言逆耳利于行,我们都还是希望你可以和小月结婚,这门婚事都已经马上要成了,不能就这么放弃,你不能,她也不能……我们给你时间,明年的春节,我希望你能带上儿媳妇回家过年。至于你事业上的事情,我相信你会有分寸的。好男儿,不怕眼前难!”

  老妈给我发来的语音消息,声音都是哽咽着的,说明她还是没能从不久前的伤痛中缓过来,但从刚才的“失望”已经对我的态度改变成了“希望”,这才是让我真正再一次鼻子发酸的原因。

  我对着手机,努力地说了三个字:“我会的。”

  ……

  晨曦的光划破了天空,像是走出黑夜中的我。这一天早上,我平静地起了床,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,西裤和衬衣,再次穿上了。没错,我要回归到现实中去了,不再让自己这么“漂浮”着,做自己该做的事情。

  八点四十分,我走进了乌托邦所在的写字楼,那个熟悉的地方,以及那些个熟悉的面孔,全都映入了眼帘。

  “程,程总,您可算回来了!”

  “程总……”

  我在员工们那惊讶的眼神中走了进来,平静地笑了笑,“大家早。”接着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我本以为自己离开公司的这一个星期里,自己的办公室也许都已经布满灰尘了,结果并没有,而是收拾得干干净净,唯独我走之前放在桌上的文件是没有被动过的。

  打开了电脑,我登录进去了公司的内部系统,耐心地查看着那数十封邮件和留言。优先看的自然是各个部门的经理发来的邮件,基本上都是工作汇报和待审批的文件。在我离开公司的这一周里,公司的业绩下滑了百分之二十,让本就不那么好的情况变得雪上加霜,这血淋淋的数据,像是鞭子一样抽打在我的心上,让我深深地感到愧疚和自责!

  “你,你什么时候回来公司的?”齐民带着震惊的表情推开了我办公室的门。

  我抬起手来看了一下手表,“来了有二十分钟吧。”

  齐民走过来,用力地按着我的肩膀,“回来就好!”简单的四个字像是代表了千言万语,简短而又铿锵有力。

  “打开抽屉,属于你的东西一直给你保管着。”齐民把视线瞥向了我办公桌的第一个抽屉,示意我打开。

  打开来一看,那里面放着的是之前公司给我配的奥迪A4的车钥匙、公司钥匙,以及我的工作牌。沉默着有那么一会,我拿起工作牌挂在了脖子上,钥匙也都拿出来放在了桌上。

  “我知道公司再次陷入困难了,不过你放心,哥们儿回来和你并肩作战了!”

  “不矫情,就等你这句话了!”

  这一天里,我在公司加班到了晚上的十点才下班,看完了所有交上来的文件,并且给了相关负责人的回复,同时制定着接下来的工作计划,当我在那份工作计划上敲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,我才终于关了电脑。

  “叮~”

  手机收到了一条新的消息,有点意外的是这消息是安妮发来的:“我知道你回来了,咱们聊聊吧,就在你们公司对面那条街走里面一点的清吧,我等你来。”

  在我刚看完短信的时候,也是现在才下班齐民走进了我的办公室,“走吧,喝两杯去,给你接风洗尘。”

  “改天吧,我还有点事要处理。”

  “行吧,噢对了,这个给你。”齐民递给我两张房卡和一张纸条,“蓝轩四季的经理和我说了,你小子昨晚就住在那了,这两张房卡,一张是蓝轩四季的贵宾房,另一张是我安排人给你找的公寓,就在咱们公司附近的,纸条上是详细的地址。这两个住处,你自个儿挑吧。”

  我拿着手里的房卡和纸条,心里很是感动,这小子总是会突然就对我做出一些煽情的事情,把东西放进口袋里之后,我笑了笑说:“谢了,蓝轩四季的房价太贵了,还是不要碍着你做生意吧,我住公寓就好,不过房租我自己给。”

  “废话!当然是你自己给啊!”

  我:“……”好吧,这才是我们该有的样子和状态。

  离开了公司,我前往了刚才安妮和我说的位置。一进到清吧里就看到了此时独自一人安静坐着的安妮,她手里夹着根女士香烟,目光看着窗外,神色看起来有些许落寞。

  “你的烟蒂要掉了。”我坐到了她对面的位置,微笑着说道。

  安妮瞟了一眼烟蒂的位置,她轻轻地弹掉烟灰,接着目光就与我对视着了,“怎么,逃避现实了一个星期,有让你好起来吗?”

  “你看我还像是有事的样子吗?”

  她鼻子里传出一声嘲讽的哼声,“那要是我再告诉你一些你从未知晓的事情呢?你觉得自己还能像现在这样那么的平静吗?”

  “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?”

  她吸了最后一口烟,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消失了一年多,却突然出现了吗?好不容易过上了几乎与世隔绝的日子,在偏远的山区相夫教子,我以为那就是我往后余生该过的生活了,可这一切都因为我父亲去世的消息而破碎了,因为我也一样知道,我父亲不是正常离世的,而是谋杀。后来我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调查,也是在那段时间里才暗中监视到你和蓝玉所有的生活状况。”

  “这些我都知道。”

  “急什么。在我调查的过程中,发现了我父亲的死是王浩和顾恒一手策划的阴谋,但主谋是王浩,他答应了和顾恒的合作,那时候王浩为了让彻底的掌控星辰国际,想要把我父亲手里的股份给夺走,但我父亲怎会拱手相让于他呢?最后王浩只好使出了这种下三滥的卑鄙手段,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。”安妮在说话间,眼神中还是带着恨意,似乎即便王浩已经坠楼身亡了,也依然无法消除她心中的痛恨!

  “所以……王浩的死是和你有关系的?!”我双眼的瞳孔收缩了起来,注视着安妮。

  “也不全是,我只是顺水推舟将他送上了断头台罢了。顾恒和王浩这两人表面上是在合作,实则却都在尔虞我诈,因为在后面王浩的父亲王茂坤被送进了监狱,王浩一直都以为是顾恒搞的鬼,但其实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谁掌握了证据去检举了王茂坤。”

  我想起了韩庆宵那天在医院里和我坦白说出来的事实,举报王茂坤的人就是他,好在这个消息并没有别的人知晓,而我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,继续听安妮把她的复仇计划说下去。

  “在他们之间有了互相猜忌和防备之后,双方就开始逐渐摊牌了,利益上的争夺就这么爆发。其实王浩在最后那一次走。私的行踪是我报给了警方的人,可王浩却以为是顾恒做的手脚出卖了他,于是后面就有了在天台上的那一幕。那天我知道你就躲在墙角里偷偷地看着我和顾恒在天元集团公司门**谈的一幕,所有的,我都知道,包括天台上最后发生的事情,其实我就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默默地关注着这一切,看着他们互相撕扯,直到消亡!”

  这一下,我再也无法保持原先的平静了,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此刻神色狰狞的安妮。我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天真烂漫的女人,这会却感觉了无比的陌生,甚至是恐惧!多好的一个女生,但为了复仇,最后变成了这副模样!